沈雲希vs程喵之五

任何文字、情節、內容,都請以實際出書為主。
相思絕系列―― 「癡情枉種」→「相思絕(上+下)」→「相思之外」→「咫尺天涯」→「雲海情濤」(雲海情濤上+下) 這套系列是任燦玥、袁小倪為故事,進行到「相思之外」開始帶出雲濤劍仙(袁小倪外公、外婆)「咫尺天涯」則是雲濤劍仙為要角來貫穿故事,因為都是相思絕內的人物,所以統稱相思絕系列。 


金剛般若寺外的野林內,沈雲希肅目端詳地上與四周殘留的打鬥痕跡。
「少門主,鳳爺已檢視完侍衛和婢女。」朱雲栩領著一人來到林內道。
「少門主。」一名年近半百卻雙目精炯的男子朝沈雲希抱拳。
「鳳爺奔波辛苦了,六霙道門可有收獲?」
倖存的侍衛和婢女留在六霙道門,沈雲希派月泉門內最瞭解北境族群與武學奇招的老鳳爺勘驗。
老鳳爺出身北境小族落,此族有一奇特傳統,人死後得將屍體肢解、內臟取出,分三個神聖的地方下葬,才有聖靈的保佑和引領,離苦得樂。
在族中老鳳爺是進行遺體肢解的理屍者,因此非常瞭解人體和臟器,更擅於處理屍身,因緣際會下來到中原,被月泉門副門主沈心伯賞識而留在月泉門。
「雖有收獲,卻也充滿疑點,從受招者眉心中的天空色弦月形狀與身上對應的血脈沉滯,確實是尊月族的獨門奇招,但他們所中的蠱毒,卻來自另一族,上岩窟。」老鳳爺道。
上岩窟?沈雲希蹙眉。「是否一支活在奇山岩洞內的族群?」他曾聽聞。
「正是。尊月族崇尚大地與月光的能力,不走術毒偏類,也認定術毒蟲蠱有違人性與天意。」老鳳爺述說北境這兩族的族性差異。「但上岩窟卻認定蟲蠱是上天賜予的一種力量,能知蟲蠱之性而運用者,才是洞知天意的強者。」
「聽起來兩族頗有敵對意味?」朱雲栩問道。
「在北境人盡皆知,尊月族與上岩窟有如水火難合。」
「但是在侍衛和婢女身上,卻發現尊月族的獨門奇招和上岩窟的蟲蠱。」
「少管事說到重點了,這兩族雖說不上世仇,卻也不可能聯手,因為尊月族和上岩窟各擁不差的能力,卻很難有共同的目標,如今竟聯手來到中原,幹下這種擄劫皇親的事,讓人不解。」
「少門主認為呢?」朱雲栩問沉思不語的沈雲希。
再怎麼說,之前少門主受毒傷前往北境時,受尊月族幫忙極大,程喵的身分更是關鍵,朱雲栩不願尊月族真牽涉其中。
「那邊有些樹,樹身烙有鳥羽似的印記,我記得北境的大雁河一帶的族群,喜歡使用跟鳥有關的訊息傳遞方式。」沈雲希請老鳳爺堪察大樹。
「聽聞北境奇山海林多,各種奇珍異鳥,幾乎可在北境尋覓行蹤,尤其大雁河一帶的族落都有一套馴鳥之法,鳥頭、鳥羽、鳥爪都視為一種族中精神或標記。」朱雲栩從走了一趟北境後,對北境的環境文化更加清楚。「只是專門到中原犯案,還劫走皇親貴族,卻不曾聽聞開出任何贖人條件,又留下這麼昭然若揭的線索,到底……是何居心?」
「充滿算計的一場野林劫人。」沈雲希環胸,眼神凜銳,似乎在這場事件中摸到一點頭緒了。
「稟少門主,樹身那幾道鳥羽紋是青鶩的鳥羽印記,代表一種訊息傳遞,至於是何種訊息,只怕……得是尊月族之人才清楚,這種鳥可算是尊月族的傳信使。」查探完的老鳳爺走來道。
「又是尊月族,這一族不但對男人很有想法,把不甘寂寞的精神發揚到中原了。」沈雲希淡哼扯唇。
「咳,如少門主所言,這是一場充滿算計的野林劫人,太多疑點得弄清楚,才好追查。」朱雲栩乾笑緩頰,深知少門主對尊月族一女擁多名男妻的習俗,非常受不了,更對身為尊月族之長的程喵言行充滿反感。
「要找出失蹤的顯浩小王爺和榮川郡主,唯有解開他們身上所中的獨門奇招,是嗎?」沈雲希問老鳳爺。
「六霙道門的道長解了他們的蟲蠱只是保住他們的命,要讓他們恢復意識,確實得解他們身上的獨門奇招。」老鳳爺頷首。
「看來,任何疑惑,都只能請古城的程堂主移駕月泉門,說清楚事由,榮川郡主下個月將嫁往北楚皇燕,如今人下落不明,這可是影響國家邦誼之事。」沈雲希正色道。
程喵是尊月族之長,身分雖不算秘密,但也僅於古城上下知情,在江湖上還不屬於公開的事,如今,茲事體大,失蹤的皇親必須找到,還有尊月族到中原犯案的原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