聖潔之傷2~十二

任何文字、情節、內容,都請以實際出書為主。

這是套奇幻系列的後續,順序為:舞飛櫻→月光下的飛櫻→夏之印1-4→月夜櫻飛1-4→再臨的魔君→月夜櫻飛5(上+下)→魔王的烙印-聖潔之殤1


黎明前的天色,萬物靜籟,天地一片灰濛濛,南方安斯扎山,奇峰峻嶺綿延數百公里,其中一座拔聳入天的高峰巍偉穿霄,雲霧繚繞著壯闊的山林,數百年來少有人跡踏入,山林內層層疊疊的綠蔭交掩,彷如一處自成的神秘空間。
今日數顆白綠光球飄入林中,光球落地,白綠光意瞬間傾撩一地濛柔清輝,拂來的清風隨著輕踏的足音悠然而至。
幽影中,來人容顏不甚真切,但看得出是一名淡金短髮的少年,身旁緊隨著一頭大馴鹿,少年淡亮的髮色在暗影中反顯得燦白。
「此處便是安斯扎山的樹靈匯萃之華。」大馴鹿竟開口說話。
「確實是。」來人眺望四周後,朝天揚掌,天際乎應的降下一道冰藍毫光,隨即胸前一株小小樹苗飛起,道道綠色光氣包圍著樹苗。
少年置身毫光中,一手納入山林浩氣,傾入樹苗中,另一手釋放出盎然的初生氣息,盡傾四周萬物中。
不一會兒,山林像被摧化成另一番景色,舉目盡是翻紅枯黃之貌,枝椏又藏著勃發生機,彷彿深秋將入冬眠之態。
「第一道綠靈生氣已取得,還有七個地方要取其不同的靈萃精華。」大馴鹿道。
虛空中,盡收綠靈生氣的小樹苗斂收光芒後,來到少年掌心上,小小的樹苗輕晃著。
「感謝安斯扎山所給予的綠靈生氣,回贈初生朝氣,三年後失去的綠靈將復原態。」少年將心念釋出,安撫暫失綠靈生氣的山林萬物。
此時少年掌心上的小綠苗再次發出輕快的綠光。
「你喜歡這裡的樹靈氣息嗎?」少年臉龐輕觸那株小樹苗,溫聲道:「那我們就多待一些時候。」
此時,天際破曉,曙光像被禁錮了一夜後,在雲海中綻射出最美的朝曦。
「紫氣東來時伴隨著日出,朝曦中的紫華好美……」看著朝陽漸昇,少年忽低喃的唸著。
「日出有你著難受的過往?」大馴鹿看出他眼中透出憂傷。
「曾經,日出時分,雷霆光柱內,無情劈碎我的心。」朝陽漸漸照亮他的面容與那雙沉閉上的眼。
「下一個地方古林瀚海,那裡鄰近北方大地,據說目前由星宮神將鎮守。」
「星宮神將嗎。」少年的唇角轉為悠然一笑。

★☆★☆ ★☆

「古林瀚海」座落北方大地東邊,此林是由兩座大森林橫切成險惡陡峭的斜坡,邊坡林木皆是原始巨木,盤根錯結糾繞於陡坡上,坡底有條看似湍急的溪流,實則是鄰近的海流灌入,再加上斜坡峭壁的天險蘊藏著人界少見的上古猛禽與毒物,也漫瀰著許多詭異的迷霧。
北方大地為妖魔所佔奪後,天空所散出的魔流氣氛,加劇瀚海內的危險,星宮神將中的破軍,領著紅層、藍層獵魔者與封界官鎮守古林瀚海,防止那些上古猛禽與毒物跑出,如今還要再預防妖魔可能穿過古林瀚海而來。
「今日的氣流似乎有些不對勁,連瀚海內的樹林都在騷動!」
看著樹海內隱隱傳來的動靜,十多名獵魔者交頭接耳。
駐守在離北方大地最近的地方,他們處在天際的邊緣帶下,一邊是驚人絢目的魔豔色彩,一邊是陽光照拂的蔚藍晴空,聖魔交接的氣流所帶來的衝擊,他們的感受最深。
「難道是妖魔突破瀚海的限制嗎?」瀚海內的天險、猛獸和迷霧幻相也非妖魔能輕易攻破。
「真是如此,我們應該無法平靜的在這說話。」樹林內早就大亂,猛禽衝出來撕咬人了。
古林瀚海某一種程度來說,棘手可怕的程度和妖魔有得拼。
「北方現在的情況只能靠幾個擁有古老力量守護,頑抗妖魔到底的國家和潛藏在北方的獵魔者們傳出消息。」
「現在妖魔們正積極要突破三界鑰約的力量,那群魔物一旦突破北方防線,人界還能存在嗎?」
說到此,獵魔者們心情沉重,個個長聲一嘆,妖魔界雖佔奪人界三分之一的大地,但「三界鑰約」還有一半約束力,因此北方地境之外,妖魔們還無法肆虐。
「貴族魔物們的嗜好、興趣都讓人不敢領教,不敢想像他們若衝出北方,人界將是什麼演變。」
「據說梅絲達的座下大將,嬈懾,狠辣程度與主子相同,領著一班女魔物,橫行北方大地,專門獵食俊美男子,兇殘手段令人聞風破膽。」
「獵食?」一名獵魔者驚問:「她吃人肉?」
「姦淫之後,活生生咬開她最欣賞的地方,再抓出內臟賞給手下一同品嚐。」
真噁心,眾人一陣反胃。
「嬈懾還發下豪語,光城聖院將會是她的後宮,人界上父、學院長、光城聖使和十四星宮神將都任她享用。」
「放馬過來呀,真當光城聖院紙糊的。」太囂張、太可恨了。
妖魔的橫行,讓獵魔者們一陣激憤。
「大司聖在妖魔界目前生死不明,我們得小心鎮守,絕不能再讓妖魔猖狂,否則妖魔一旦突破古林瀚海,第一個被嬈懾拖去姦淫的星宮神將就會是……」
大家的目光不約而同看向前方高岩上,正威姿凜凜眺視遠方,一身溫文爾雅貴公子風範的破軍。
「我看大家說好,古林瀚海真被嬈懾突破,就先殺了破軍大人再毀屍,連口渣都不要留給女妖魔頭享用。」
「至少傳出去破軍大人會是英勇戰死,勝過被女魔頭姦淫弄死強。」
大家面面相覷後,再次看向高處的破軍,眼神添了很多複雜,每個人腦海都只想一件事;到底要怎麼毀屍才能連渣都不剩?
上頭的破軍忽感一陣哆嗦的打個噴涕,看到下方弟兄們齊望來的視線,連忙和他們揮揮手,表示一切沒問題。
「看來保全破軍大人的貞操和英名,確實只能這麼做了。」
眾人邊揮手回應,邊用力點頭。
星宮神將慘淪妖魔姦淫,這種事傳出去,豈止是信心和士氣潰散,光城聖院不再是對抗妖魔界的希望,人界的精神信仰崩潰,後面的戰都不用打了,人界直接任妖魔肆虐殘殺。
「你們說,這事若是落在澔星大人身上,不知道會是誰處理誰?」
眾人想到脾氣火烈,記仇不落人後,手段磨人心志,心胸只有豆點大的夏之聖使繁澔星,全瞠大了眼。
「如果嬈懾第一個對上的是澔星大人,那倒是有得一拼。」
澔星大人能力高強,對上嬈懾他們有信心。
「反過來說,如果澔星大人處理了嬈懾,會不會造成妖魔界的信心和士氣潰散?」
這一問,頓時,碎嘴的想像八卦很快再次振奮這群獵魔者的信心。
「那可能換澔星大人個人的信心和士氣潰散。」有個獵魔者持不同的看法。「能姦淫男人,生吃人肉器官的女魔物會長成什麼德性?我看粗壯程度可能跟魔獸差不多。」
「不可能吧,貴族妖魔都長得……很有看頭。」
「你確定妖魔界的『有看頭』人界能接受嗎?」
呃,大家默了默。畢竟妖魔喜歡特別強烈的色彩與事物,有時候他們認定的「美」是人類感到毛骨悚然的另一種妖異之態。
「我覺得澔星大人個人的信心和士氣潰散,比起人界的精神信仰崩潰,何者為重,應該不用多說吧。」有人發出大局為重之言。
「所以真有必要,要跪請澔星大人堅強的把嬈懾『處理』下去。」
自從北方出事後,大家太想要一個打擊魔物的信心了。
「會不會到最後是我們被澔星大人處理了?」有人對著脖子作勢一抹問。
大家還來不及回應這句話,忽聽大地一陣鳴叫,隨即轟隆隆的震動!

☆★☆★☆★   ☆★☆★☆★

「妖魔真的突破古林瀚海了?!」
突來的變化讓眾人一驚,還沒來得及弄清狀況,地表忽像沙化一樣,隨即地表隆起,一隻數丈高的怪物竄出!
「化沙獸――」
土褐色的長巨獸,像龐大的巨蟲般猙扭著無數觸角身軀,讓獵魔者們馬上以圍殺的陣勢鎖定,裂解的術光,從各個方向出手。
被術光打中十多處的化沙獸,數丈長的身軀頓時歪扭,隨即化成黃沙轟然倒落,濺瀰漫天煙塵,也讓大家掩著口鼻一陣錯愕!
化沙獸有這麼不濟事?照以往的經驗化沙獸很難纏,怎麼會這麼簡單就解決?!
就在眾人疑惑時,大地忽噴出數道黑黃煙氣,同時沙化的地表開始像波浪般湧動,方才解決的化沙獸身驅再次成形,翻滾成一個大圈,顏色也開始變成黑黃,如巨蟒般圈繞著他們竄動。
「這隻化沙獸和之前所遇上的不一樣!」
「沙地……變了!」
被圍困其中的獵魔者們,驚覺他們立足之地開始轉變成硬土,且像有魔力般,定住他們的雙腳,唯有外圍是滿地黃沙,化沙獸不停的翻滾出沙塵暴般的窒息沙浪。
「退開――」
此時,高空一記命令的高喝聲音傳來。
「破軍大人!」
矇矓中,只見破軍的身影從高處躍下,高舉一臂,挾著驚人威力,一拳重擊於地,瞬間,地鳴再起,一記銳音貫耳後,四周噴飛出詭異黑沙,隨即外圍沙地塌陷落,繞著他們的巨蟒沙獸成一地黑泥沙。
「這隻是沙妖魔獸,是妖魔界和修羅界二界的異獸結合而出。」破軍道。「修羅界的異獸不在三界鑰約的約束力中,看來有妖魔在暗處操控此獸。」
修羅界沒有直通人界的通道,但若借道妖魔界倒是能闖人界。
「此魔的目的是想衝破封界進入古林瀚海,開出一條通路。」
一些早期隱於人界,並不惹事的妖魔,聖院寬待沒有出手擒抓,如今因妖魔界得到北方大地後,都逐漸現身,試圖破壞北邊加強的封界,開一條讓妖魔界通行的路。
就在眾人要離開時,黑泥沙再次噴飛而起,轉瞬再次形成巨大的沙妖魔獸盤繞困住他們。
「該死!」
破軍眉目一豎,指掌繞光,引動天際雲海翻騰著雷霆炫光,無數雷閃似的藍青炫雷降下,繞於破軍高舉的拳頭,十四星宮神將中的破軍,向以雷厲的拳威見長。
當破軍拔身躍起,震撼的一拳擊破沙妖魔獸高懸的首級,魔獸痛苦嘶鳴,再次化成黃沙磅落於地,驚天動地的雷霆之擊,力勁竟被引導轉向,直衝古林瀚海,動搖不遠處的封界,古林瀚海內傳出古老的獸鳴!
「不好,古林瀚海的封界被動搖。」一名封界官喊著。
「這就是他們的目的。」看到四周又噴出黑黃煙氣,破軍確認了。「以魔血操控能一再重生的沙妖魔獸,能做這種事的,只有朽林魔。」
眾人看向身後的森林,這片林木與古林瀚海遙遙相對,是一般的野林,只是近來少雨,林內多了許多枯朽的樹木,只見其中十來株枯木忽開始動起,緩緩的來到森林外,化成十多個矮妖魔。
陽光下,個個枯黃乾草的頭髮,皮膚原本如枯朽的樹木,一見光,頓時膚色成草綠。
朽林魔極少出現,一旦出現總是成群結隊,光城聖院知道有一群朽林魔生活在臨近北方一帶,只是百年來不曾有任何為惡之事,便也任其安居在人界。
「你們確定要與光城聖院為敵?」破軍怒問。
回應他的是十多個朽林魔,再次劃破自己的綠色皮膚,黑綠色的血滴下土中,黃沙再次飛竄,只是這回轉化成青黃詭氣,氣勁掃過處,林木腐爛成灰黑臭水,數道青黃詭氣朝他們飛來。
「大人,小心!」
擅於佈界的獵魔者與結界官忙於四周張開防守的結界光,擋住侵襲來的青黃詭氣,但隨著朽林魔再次加重血的份量,青黃詭氣頓成強大的氣勁,結界光快抵擋不住。
「破軍大人,這些朽林魔要我們進退不得,太可恨。」
眾人又怒又急,出手的話,術法威力都會被引導擊向古林瀚海的封界,不出手,要活生生被這些煙氣給侵蝕腐朽。
當青黃詭氣在周圍環繞成強大漩渦,將他們團團圍繞住時,破軍決定豁命一博,忽然一道浩大極光射來,直破重重詭氣漩渦,隨即又是數道綠色的浩光連番而來,將這些詭氣消弭於無形。
只見一頭高大的馴鹿從森林內走出,讓人定睛的是此鹿一雙彷如寶石嵌上的橄欖綠眼瞳,白金色的犄角說明牠不凡身分。
「破軍大人,那頭鹿……」眾人不敢置信看著眼前的大馴鹿。
「靈界的靈守。」破軍道。「專責靈界的秩序。」
大馴鹿身邊跟著一名淡金髮色的短髮少年,高䠷的身形,單耳別著三片葉形的翠綠耳飾,清俊的眉目下是一雙琥珀色雙瞳,頸上掛著一株小小樹苗,一身綠意的樹靈氣息,在陽光下顯得朝氣勃勃。
「愚蠢的人類,你的愚行將為自己找來最兇殘的死法。」為首的朽林魔直指短髮少年,聲調如其外形,枯啞乾銳,令人聽著全身泛疙瘩。
「對妖魔,我的耐性很短。」少年十指交握扳了扳後,爬梳過滿頭淡金短髮,眉目一揚,氣蕩千里,狂瀾浩氣讓魔物們一驚。
下一刻,虛空飄落無數綠葉在這群朽林魔周遭。
「光化的綠意――」只見綠葉竟射出強光般的綠翠,射穿他們的肢體,令他們痛苦淒叫。「萬物回生的光――你是誰――為何能運化生機朝氣……」
綠意、生機,向來是朽林魔的剋星。
「你能開殺的時間還沒到,一旦開殺,自由不存。」一旁的大馴鹿忽開口說話。
俊俏少年撇嘴,原本蓄滿殺氣的掌硬生生收起,轉為揹手於身後。「我有說要開殺嗎?」
「我看你這氣勢,殺氣騰騰,不得不提醒你。」
「哼。」少年再揚手,綠葉化為綠色光繩,層層纏縛住這些朽林魔。「就交給光城聖院的星宮神將處置了。」
「感謝閣下的出手,如何稱呼?」破軍上前致意。
「紫氣東來,我名……憶東。」少年似乎略一思忖後道。
「憶東……」不知為何破軍眼前的少年有股熟悉。「敢問憶東兄與靈界關係為何?靈守為何來到人界?」
「有時候你問了明天的太陽,可能無法活過今天的夕陽。」大馴鹿一雙獨特的橄欖綠眼瞳眨了眨道。
「牠的意思是天機不可洩露。」憶東直言道:「人界已遭魔禍,連靈界都感到那股動盪,為防禍端擴大波及靈界,自當無法坐視。」
靈界是高靈異獸所居,是聖獸們的天下,也是妖魔界和魔獸們的上等美食,妖魔猖獗坐大,靈界也感危機。
「我想前往古林瀚海,還請十四星宮神將中的破軍大人放行。」
「抱歉,閣下雖有救命之恩,但非聖院中人,再加上林中兇險,我無法……」就在破軍要拒絕時,對方忽伸手拍了拍他的肩,一股氣傳過他的身。
「希望大人諒解,古林瀚海此行對我極為重要。」
這股傳遍周身的氣熟悉到破軍絕不會認錯,他倒抽一口氣,驚愕不已。
「你知我知,還望破軍大人深悟天機不可洩露。」憶東伸出食指放在嘴上示意,要他別再說。
「一切……都是被允許的嗎?」破軍深呼吸後,話中有話地問。
憶東看了看他,隨即朝他綻出非常燦爛的笑容,再次伸手拍拍他的肩。
「我想做的事有不被允許的嗎。」呵呵。
破軍還沒回應,一旁的大馴鹿已又道:「說真的,有時候你問了明天的太陽,可能無法活過今天的夕陽。」
再次說完這句話,一人一鹿轉身,大方的朝古林瀚海而去。
「喂,你們――」
「破軍大人,不阻止嗎?」
古林瀚海非聖院之人不能進入,其他獵魔者們急問。
「你們聽不懂天機不可洩露嗎?長點腦袋,再說今天阻止了,他日可能會有可怕的『報復』。」破軍搖頭,喃喃低言:「聽起來就是自做主張,只是靈界的靈守怎麼也會跟著湊一腳。」
看著破軍大人揮手要大家散了,就逕自走回眺望守護的崗位上,獵魔者們面面相覷,不解「報復」從何而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