聖潔之殤2~二十八


幾幕的光影讓聖殤確定了靈界的動向與來人的身分,當光影糢糊,樹靈之光也逐漸淡去,魔氛氣息再次籠罩山林。
聖殤沉思方才的光影畫面,周遭虛空卻忽地一變,疾光浩氣交織無數的錯影,夜空鷹鳴長嘯。
「蒼勁!」聖殤抬頭,上空不見任何蒼鷹之影,腦海卻顯現出一個龐大的巨鷹之相,凌厲的鷹眼虛空對上他,幾乎要透過雙瞳望入他心中。
無數藍、黃雙色的鷺鳥從疾光錯影中爭飛湧出,舞動紅黑燄火,迅即燄光濤天瀰漫整座山林空間。
「是……魔君的燄霓鷺?」見到魔君才能驅動的魔靈鳥,聖殤沉目。「大公對聖殤的執著真是千年如一。」

身後,懾人的氣息已臨,聖殤沒有轉身,眉眸淡斂道。
「你感動了?」隨著妖魔君王嘲弄的開口,四周透出如寒冰與烈燄的氣息,如同他的心境,愛恨交織。
「感動這千年來讓人喘不過氣的束縛?」聖殤緩緩轉過身,昂然對上眼前的妖魔君王。
遠古神魔的金色和黑色眼瞳緊鎖住眼前的銀髮天使,千年的時空歲月再次見到重生的銀天使聖殤,心,更加激昂,雙目更是熾烈。
「準備為自己的愚蠢贖罪了。」
「罪?挑釁妖魔君王?還是玩弄妖魔君王?」
看著風中勁揚的銀髮,那張絕寰脫俗的容顏依舊是昂然不屈的神態,卻多了幾分從容,魔皇大公雙目精芒一掠,隨即燄霓火光穿過聖殤的身軀,竟只是一道虛影!
「何時你也會玩這樣低劣的技倆?」魔君凜目。
「能達到目的就夠了。」

「你以為這樣就能阻止本君。」妖魔君王眸瞳精光一掠,冷笑道。
燄霓鷺舞動更加熾盛的紅黑火燄,燄光沖天,夜空呈現出壯闊的奇麗色彩,更糢糊了視野,成群鷺鳥直衝虛空,卻聽聞一聲鷹嘯昂鳴,兩道沉黑如鏡的圓伴隨著金燦光芒驀地橫阻,擋下了燄霓鷺的攻勢,竟是一雙碩大銳利的鷹眼!

「蒼勁?」魔君眉眸微瞇。
「大公曾說境界巨鷹因我而覺醒,那麼蒼勁應該不會見我受到傷害。」
另一頭的高峰上,如山矗立的巨鷹睜著一雙圓亮的雙眼,鷹首罩在淡白的光圈中,夜空下,銀髮揚飛的身形飄立虛空,一掌凝著聖光按在鷹首上。
「你對牠做了什麼?」
「只是借牠美麗的眼瞳問候魔君。」聖殤睜著與髮同色的銀輝雙瞳,一瞳似與蒼勁同化,偶見鷹瞳閃現。
「至上界的聖天使鏡也驅動魔才會用的瞳懾鏡返之能。」
「能達到目的就夠了。」聖殤再次說道。

「是嗎?」只見魔君的唇角悠緩獰笑。「太天真!」
隨著妖魔君王一叱,四周紅黑燄光一轉,竟成雲氣動盪,聖殤才感浩大的雲氣襲來,他驀然回首,籠罩的氣息已隨著大掌扣住他的頸項。

「遠古時期至今還學不會順從嗎?」魔王邪俊的面容冷睨著那在指掌中掙扎的銀天使。
「對魔順從,聖殤……確實從來學不……」
不及說完的話已被覆來的唇齒緊緊吞噬,糾纏的氣息強硬的令聖殤幾乎窒息,他重重一咬,嚐到血的滋味,魔君銳利的齒也同樣輾磨聖殤,彼此的氣息與血味盡融在那激纏的唇齒中,充滿愛恨的交織。
隨即銀天使手腕上的龍形手環頓時昊光大作,強浩氣漩竟逼開了妖魔君王,虛空浮現四色龍形,環繞住聖殤。
「異界術能!」見此,妖魔君王的情緒高亢起,「這是明光的能力嗎?」

「有一個方法或許可暫緩魔王的下一步,我還需要魔君的血。」藥靈魔的行為讓聖殤有了想法。
「你想以身為餌?」聽他語意界賢者已猜到。「魔君非比常人,這太冒險。」
「似乎也沒其他人選。」聖殤斂目。
「想必你做好被魔君碎屍萬段的準備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