誰為妻~十四

任何文字、情節、內容,都請以實際出書為主。

相思絕系列―― 「癡情枉種」→「相思絕(上+下)」→「相思之外」→「咫尺天涯」→「雲海情濤」(雲海情濤上+下) →「問情相思」
這套系列是任燦玥、袁小倪為故事,進行到「相思之外」開始帶任何文字、情節、內容,都請以實際出書為主。

★☆

「少門主,找到趙王爺了嗎?」趕來的朱雲栩就見到這劍拔弩張的一幕。「怎麼了?」
「王爺──」侍衛領頭被解穴後和其他隨侍也趕到,連忙查看昏倒在旁的趙王爺。
「雲栩,擒下藍月少主蔚風,罪名;劫持皇親,意圖不軌。」沈雲希甩掉程喵的手腕,沉聲道。
「藍月少主?」聽到主子的命令,朱雲栩有些意外的看向在場的另一名男子。
「蔚風若有心對皇親意圖不軌,那塊尊貴的肥肉早不知橫屍何處。」程喵虛咳幾聲,委婉道:「趙王爺既然無恙,這場虛驚何不大事化小,藍月少主由我帶回嚴加看管。」
不意外收到沈雲希犀冷的視線,程喵渾身一顫。

「古城和月泉門如今的關係,沒必為這種小事交惡。」她攤手。
「公與私在妳心中毫無界線可言嗎?」沈雲希凜聲。
「天下本無事,就是我的界線。」
「程堂主言下之意,唯妳獨傲,眾人皆庸才嗎?」
沈雲希的話讓程喵燦然一笑,紅衣豔容,更顯嫣媚,她以特意沙啞的言外之音,迎視沈雲希,挑眉道:「少門主想多了,我身下不壓庸才。」呵呵。

「程、喵――」一言踩上心頭恨事,沈雲希暴喝。
「少門主!」朱雲栩連忙攔住一副要活生生掐死程喵的主子,提醒著。「目前還需要程堂主多方協助,任何恩怨暫放一旁。」
少門主向來沉穩從容,不輕易動怒,但遇上程堂主,自制力經常在失控邊緣。
程喵更加顫抖了,看著那一派嚴肅正經的臉崩掉,撩得她內心激昂不已,沈雲希真是一個讓她超心癢的存在呀。
「對呀,少門主,一點都不像平時冷靜的你。」程喵也貌似好心的關切,「真有事要說出來,大家關係這麼『密切』,一定會幫忙的。」對,帶種就大聲說出堂堂月泉門少主沈雲希被一個女人玷污了。
朱雲栩看著自家主子因程喵的話更加猙獰的面容,隨即是切齒之後緩緩收斂心神,到底發生什麼事?
「王爺,你醒了?有感覺哪裡不對嗎?」看到趙王爺清醒,侍衛們忙關切。
「月主!」蔚風忽大喊。「風風好感動,妳竟然這麼為風風出頭,為報月主大恩,風風決定――坐實罪責!」
還沒意識到他的話意,只見蔚風身形迅動,一股勁風掃開保護趙王爺的周身侍衛,眨眼,剛甦醒的趙王爺再次落入他手中!
「大、大、大膽賊人――你要對本王爺做什麼――」一睜眼就又見到那個抓他的異族人,嚇得朝前方侍衛們大喊:「你們全愣在那幹什麼?快救本王――」
「異族賊匪――你要對我們王爺做什麼?」領頭侍衛焦急的朝程喵和沈雲希等人投以求救的眼光,現在他們每人身上都帶傷,更不敵對手。
「程堂主,是妳的人,妳說呢?」沈雲希冷冷警告。「趙王爺只要有半絲損傷,光天化日傷害皇族,我必當場處決藍月少主。」
「殺人滅口也不是這麼明顯吧!」什麼時候沈雲希還兼官方身分,處決犯人?根本是趁機解決知道還心谷真相的人。
「少把妳那骯髒的認知和言行用在每個人身上。」
「骯髒嗎?」程喵慵懶笑笑,對正經禮法刻骨的沈雲希,確實如此吧。

「月主,妳不用再為風風對那個死硬派這麼委屈忍受。」蔚風看似一臉悲憤大喊。「既然他認定我對皇親意圖不軌,那我就如他所願,把罪名落實到底。」說完,不忘再朝扣在掌中的趙王爺道:「記得,就是那個死板板的硬栽我罪名,你只好死了!」
「這這這……」當喉上的掌收緊時,趙王爺嚇死了。
「蔚風,你從小就喜歡遊戲,而且不刺激不玩,不熱鬧不參與。」就是跟她太像了,少時二人結伴勇闖他族,肇禍的能力,在北境為尊月族添了不少臭名。「我不相信你對那塊皇親肥肉這麼有興趣?」
「月主,風風為了證明對妳天高海深的愛,如果殺一個皇親能讓月主正視風風的內心,那就有樂趣。」
「繼續。」程喵朝蔚風走去,露出相當迷魅的笑靨,雙眼懾人的精銳,讓蔚風膽氣一虛。
「咳咳。」月主從不直接動怒,只會展現嚇死人的『美態』,就知道該手收了。「嚇到月主了吧,不玩了、不玩了!」

當蔚風一鬆手,趙王爺一副死裡逃生趕緊要跑,卻聽到身後傳來鐵鍊破空聲,兩條帶著鐐扣的鐵鍊飛至。
「小心――」程喵大喊,扯過蔚風的手,避開要扣上他腳踝的鐵鍊,卻發現同時有數道靈動的氣流,無形絆住她的動作。
「保護趙王爺!」沈雲希也趕至,拉過趙王爺,丟給緊隨而來的朱雲栩。
當蔚風要再被氣流捲走,程喵另一手的袖裏飛刀已射向鐵鍊飛竄的源頭,隨即一道威厲的掌勁襲至,她旋身避開,掌勁卻直接打中正被朱雲栩帶開的趙王爺!
「王爺――」侍衛們全嚇白了臉。
只見趙王爺肥胖的身軀踉蹌一下,口中吐出駭人黑血,雙眼淌下鮮血後倒下。
「異族劇毒!」沈雲希連忙點住趙王爺幾大要穴,以免劇毒攻心。
這頭,一瞬的失神,腳鐐鐵鍊已扣上蔚風雙腳!
「月主!」鐵鍊一抖動,蔚風就要被拉走。
程喵衣袖再次飛出數柄短刃分別插入鐵鍊孔心,釘在地上,暫制鐵鍊態勢,她踏上鐵鍊要追源頭凶手,卻見龐大的黃紅煙罩來!
「大家小心有毒――」程喵大喊。
沈雲希佩劍出鞘,劍尖劃地而起,揚舞起的劍光,竟形成數道水光波紋,形成一道保護屏障,擋下毒煙。
同時,一道雄猛氣勁竄過鐵鍊,鐵鍊劇烈抖動後,蔚風已被拉進霧中!
「蔚風!」
程喵緊追,卻發現更多的濃煙罩來,視野已被濃濃毒煙遮蔽,她靜看四周動靜,身為尊月族月主,一般毒煙奈何不了她。

「小滔――別扯太大力,會痛呀!」霧中傳來蔚風的大喊。
迷霧中,一個魁梧壯漢的身形緩緩而現,滿臉烙腮鬍,肩上扛著鐵鍊,一旁是雙腳被鍊住的蔚風。
「尊月族月主?」千濤滔看到她似乎愣了愣。
「讓你久仰了嗎?」程喵掀唇。
蔚風虛咳一下,介紹著:「月主,這位氣宇不凡的大哥,是下岩窟嶽主千濤滔。」
「下岩窟的千濤滔?當年北境出名的幼稚巨孩。」程喵受不了。「你這小子,到底惹了什麼麻煩?」
「妳想救他,就到十殿鬼嶽。」千濤滔高傲指著她道。
「不想救呢?」拜託,蔚風自己找的刺激讓他自己解決好了。
「月主,小風風對妳癡心一片,妳忍心嗎?」蔚風嗚嗚泣喊。「我相信妳的內心一定在掙扎了。」
「本月主還真不知道那是什麼心境。」有這種惹事不輸她的手下,真想丟包。
「風風身繫小王爺和郡主的下落……」他又哀哀叫叫。
「我忽然感受到掙扎的心境了。」這對龍鳳胎確實將是棘手麻煩。
「月主,風風對妳很好,答案早已送給妳了。」他就是不忍心看自家月主太傷腦筋。
此時,一道劍影殺入,千濤滔甩出鐵練擋下。
「夠了,今天玩得差不多了。」周遭又是氣漩湧動,煙霧開始飛散,千濤滔扯過鐵鍊,身形飛掠,蔚風竟像風箏一樣被扯在上空飄飛。

「小滔,風很強,我快吐了――」遠去的蔚風,在風中飄送著最後的聲音。「月主,明心蘭葉……要來救風風呀……」
當身後傳來另一道氣息時,程喵頭很大,卻也只能轉身面對。
「趙王爺身中異族劇毒。」沈雲希冷肅著面容。「對方是誰?」
「下岩窟的千濤滔,應該就是劫走小王爺和郡主的人。」
「證據呢?」沈雲希聲嚴色厲。「我只聽到藍月少主叫他小滔,聽起來交情不差。」
「蔚風已經被逐出尊月族,任何事都與本族無關。」程喵當機立斷。
「何時之事?」
「剛剛,本月主決定將他放逐。」趕緊甩掉麻煩。
「荒謬!」沈雲希怒叱。「找不到郡主和小王爺,尊月族和妳都別想脫身。」說完,斷然轉身離去。
程喵暗啐著,內心相當懊惱,當初應該對沈雲希先姦後殺,就什麼事都沒了,這下麻煩事到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