誰為妻~之十


任何文字、情節、內容,都請以實際出書為主。

相思絕系列―― 「癡情枉種」→「相思絕(上+下)」→「相思之外」→「咫尺天涯」→「雲海情濤」(雲海情濤上+下) →「問情相思」
這套系列是任燦玥、袁小倪為故事,進行到「相思之外」開始帶出雲濤劍仙(袁小倪外公、外婆)「咫尺天涯」則是雲濤劍仙為要角來貫穿故事,因為都是相思絕內的人物,所以統稱相思絕系列。

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

「快放了王爺――」發現局勢轉變,領頭侍衛馬上衝出來怒喊:「王爺若有任何差錯,妳擔不起!」
「噓。」程喵忽伸一指放在唇上,比出禁聲的警告。「老兄,我就愛挑戰『不能做』的事,慎言,否則我挑戰的血一但沸騰,神擋殺神,佛擋殺佛。」
隨即紅唇綻出魅人的笑容,襯著那身紅衣紗裙與微瞇起的眼,簡直豔色到令人屏息與……不敢直視,他們從來不知道美豔也能凝出懾人的氣勢。
「程堂主,趙王爺一雙子女被劫,焦急悲傷,行為多有失控,得罪之處還請高抬貴手。」主持大師緩頰道。
「大師好說,我能高抬貴手,也要這位動不動就跳腳的趙王爺懂進退。」程喵看向被制住的肥肉皇親。
「本王怎麼可能放過這個蠻族頭――」
「朝廷已委託月泉門處理小王爺和郡主遇劫之事,趙王爺若另有作法,就是不再需要本門了?」朱雲栩走來直言問。
「本……本王不是這意思。」趙王爺的氣勢頓時弱下。「只是覺得兇手已經……很清楚了。」
「趙王爺自當可憑一己之見斷罪兇手何人,更可依恃身分在無明確罪證下,上請朝廷興兵馬痛擊邊境族群。但莫忘了,武林人、江湖事向來最莫測,更何況還扯上複雜的邊境部落,一個風吹草動都足以影響小王爺和郡主的安危,趙王爺要慎拿輕重。」朱雲栩警告著。
「這……這……」趙王爺肥胖的五官很扭曲。
相較古城在武林上的呼風喚雨,月泉門是江湖上另一種名望與尊敬的存在,此門精於排佈機關、研製暗器和各種解毒藥物,各地若有任何天災、病厄發生,月泉門更常出錢、出力、施藥賑災,與朝廷多次合作剿匪,少門主沈雲希更是皇族與高官相當依賴的對象,因此趙王爺敢冒犯古城也不敢冒犯月泉門。
「一意孤行只會錯失救出郡主和小王爺的時機,北楚皇燕迎接不到榮川郡主,更是重傷朝廷威信,此事之嚴重,相信趙王爺心中清楚了。」沈雲希那股從眉目中透出的深沉威嚴,曾讓和他互動過的朝廷武官都震住,現在讓趙王爺氣更虛。
榮川郡主下個月將嫁往北楚皇燕,擄人者賣弄玄虛,沒留下任何原因或交易條件,現在時機緊迫,再不弄清楚事情真相,郡主和小王爺的安危令人憂慮。
「本王……尊重朝廷的安排就是。」趙王爺憋著一張肥碩的臉龐,暫放尊貴的皇親身分,吐著聲道:「一切……有勞少門主,務必找回本王的子女。」為著兒女只能拉下老臉。
「阿麥,放了他。」一旁的程喵也馬上命手下放人。
「本門既受朝廷委託,就絕不容犯罪者逍遙,更不會輕縱任何嫌疑者。」來到程喵眼前,沈雲希凜目沉聲:「相信程堂主為了自己的清白,會配合協助才是。」
無形的威嚴與逼人的視線讓人不敢直視,程喵身旁的三名美人全躲到她身後,程喵則是一副喔的頷首,表示瞭解,隨又好奇開口。
「嗯,是這樣,我只是問問,不配合的話,少門主打算……怎麼處理?」
「以罪犯論處,逮妳下獄。」沈雲希毫不猶豫,振聲道。「國有國法,家有家規,既有嫌疑又不自清,更以武林之能自恃,傲慢無狀,若人人都以自身優越的條件橫行為惡,自認凌駕於法治之外,何需法規、體統。」
一字一句的鏗鏘之語,充滿浩然正氣的銳視周遭。「尤其武林高手,若是言行敗壞,與恃寵而驕領著朝庭兵馬擅自越權斷案的皇親權貴有何差異?程堂主,望妳慎記,身分越高其罪越重,一旦證據確鑿,無論是誰,我沈雲希絕不縱放。」
這話把趙王爺和程喵都一塊罵下去,卻無人敢有意見,因為沈雲希那雙晶炯的眼彷彿活生生的照妖鏡,掃過誰,都讓人想別開頭,連趙王爺都低頭乾咳幾聲側過身,不想對上。
唯有程喵,面對沈雲希那雙犀利的眼,剛正無比的面容,她雙目瞠愣片刻,忽然渾身一顫……
「喵少,一路顛簸讓妳身體不舒服,又想吐嗎?」身旁的白漪漪趕緊抽出手絹,溫柔的拭過程喵唇角。「少門主不好意思,喵少為了這趟金剛般若寺,太折騰了。」
「我沒事……」程喵才再開口,卻又是連聲乾嘔,隨即身形一晃似要跌倒,白漪漪扶她不及,沈雲希及時拉住她的一臂。
「妳――」沈雲希才要開口,卻見那身紅燦燦的身軀竟整個倒來,隨即一個手掌拍上他的胸膛。
「我最欣賞少門主一身英雄氣概,嚴肅又古板的冷漠氣質,好像渾身剛硬的沒有絲毫柔軟度。」真硬實的胸膛,程喵滿意的拍著。「讓人心癢到……咳咳,我是說,行,看在少門主的面上,我程喵敢做敢當,該是我負的責任絕不逃避。」
對她的豪氣保證,沈雲希只有皺起雙眉,因為他聞到那渾身透出的酒氣,不禁嫌惡的推開她。
「喵少!」三名美妾連忙跑來扶人。
此時一名月泉門門人趕來道:「稟少門主,六霙道門的道長已在寺後野林等候。」
「雲栩,給程堂主一顆月泉門的解酒丹。」沈雲希吩咐道。「待程堂主清醒些,再請她移駕寺後野林。」
「寺後野林?!」還是要進寺嗎?程喵頓時清醒不少,不禁喊著:「大家都在這把話說清楚就好了不行嗎?」想到一堆矗立的佛像,頭好像又暈眩起來。
沈雲希沒理會她的哀叫,轉身改朝趙王爺道:「此事由我門負責,一定會找出郡主和小王爺的行蹤,請王爺放心回府等待消息。」
「這……那就有勞少門主,若有任何情況,還請儘速通知本王。」很清楚是逐客令,不希望他再參與接下去的事,不得已趙王爺只好領著手下離開金剛般若寺。
「喵少,妳沒事吧?」
三名美妾見程喵望著沈雲希和主持大師走進寺內的背影,渾身又是一陣顫動,臉色雖不佳,眉目卻放光。
「佛門聖地,妳控制一下自己。」朱萸也拿出手絹擦過她唇角的垂涎。
「剛剛多怕妳的口水就這麼滴下來。」白漪漪受不了的點點她的額。
「那種剛正不阿的眼神,一板一眼的正經,刺激到讓我渾身發抖,好想再一次撲倒他。」程喵舔舌,像偷腥完的貓,回味著那美好的滋味。「果然壓過一次就讓人回味無窮。」
「妳酒還沒醒呀?妳壓過誰呀?」元玫雪要她清醒一點。
「醉人的秘密當然要在醉後回憶。」她神秘的再舔過唇。
「我看妳再醉下去遲早要出事。」朱萸總覺得這趟金剛般若寺一行有古怪。「妳不覺有問題嗎?從上岩窟的人來到中原問妳要明心蘭葉,現在那個肥肉王爺的子女被外族被劫走也找上妳,真不知那座野林留下了什麼怪東西在等妳!」
「能找上我的事,什麼時候是沒問題的。」大問題小問題她已經很習慣了。
「程堂主,這是本門的解酒丹,半柱香後能見奇效。」此時朱雲栩走來遞給她一顆藥丹。
「不如再給我一杯酒,才是奇效。」開玩笑,誰要在佛寺裏清醒的看佛像、聽佛經轟腦,光站在這,聽到寺內隱隱傳來僧人們的頌經聲,程喵已經覺得她站在地獄的入口。
「程堂主真是愛開玩笑,佛門聖地佳釀雖無倒有滌塵茶,此茶獨特,早晚皆受經文薰陶,相信入喉定能一掃紅塵俗事,還程堂主靈台清明。」朱雲栩笑語回應。
金剛般若寺內的茶園果樹以聽經文出名,據傳飲用後能淨化身、心、靈,尋常百姓自當難以品嚐到,皇親權貴們對出自佛門聖地的茶葉可視為心靈逸品,暗中搶破頭。
「飽讀經文的茶葉呀,呵呵呵,我喝了應該直接倒下。」算了,沒少門主這個天菜站眼前,有少管事這個下酒菜潤潤眼也還不錯,只要別叫她看佛像和一群光頭。
此時一個灰白頭髮的老者上前對程喵誠敬抱拳一揖。「很榮幸在中原再次見到尊月族之主,月主向來率性瀟洒,讓人記憶深刻。」
「你……不是中原人?」眼前的老者眉目輪廓是外族人。
「月主可能已忘記,老頭曾在嵐碧岩葬之地與月主有一面之緣。」老鳳爺特意撥開一邊的髮,露出耳與頸表達身分。
「你是洛族的送關人。」程喵見到他只有半邊的耳朵,頸邊有一道以黑白墨色刺出的符號,看出他的來歷。
洛族雖是北境一個小族落,相當看重死後的屍體處理,對如何下葬有獨特的信仰方式,久而久之也影響到鄰邊村落,遇上身後大事,會特別請洛族的送關人,也就是肢解屍體的理屍者來進行。
「月主既至,相信很多疑問都可迎刃而解。」老鳳爺再次抱拳道。
「這是被劫的郡主和小王爺,種種跡證似乎與『尊月族』和『上岩窟』有關,只能請程堂主鼎力相助。」
朱雲栩展開一幅圖,圖中是一對漂亮的龍鳳胎姐弟,其中弟弟讓人倒抽一口氣!
「怎麼了?有什麼問題嗎?」程喵啐了一聲,其他三人神情卻像看到鬼一樣。
「他們長得……跟趙王爺不怎麼像呀。」朱萸指著圖,乾笑道。
「別看趙王爺的模樣,他有一個漂亮的王妃。」朱雲栩的話說明了這對姐弟傳承了母親的美貌。
眾人內心全都驚愕不已,這不是送到「風華曉月」的那位棺材美少年嗎?